三、燕都蓟城   

  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曾经考察过3000—4000年以前北京地区的地形、交通与城市诞生的关系。他认为当时中原与北部地区之间,西边是高山深谷,东边有星罗密布的湖泊沼泽。唯一的通道是沿太行山东麓一线的高地北进,穿过几条大小河流,最后越过永定河,从古代永定河渡口(在今卢沟桥附近)进入北京小平原。然后分成三股道:一条往西北通过南口,穿过一系列山间盆地,直上蒙古高原;另一条往东北出古北口,越过丘陵和山地,通向松辽平原;还有正东一条横过北京小平原,沿着燕山南麓直趋海滨,出山海关到达辽河平原。反之,若从北部地区前往中原,也须经过这几条道路,汇集到北京小平原,经过永定河古代渡口,再沿太行山东麓南下。所以广义的讲,北京小平原自古就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,是沟通南北交通的枢纽。在这个枢纽地带,除诞生了上面谈到的董家林古城外,还在北京小平原的中心地区诞生了另一座城市——蓟城。
  蓟城的具体方位究竟在今天北京什么地方?这个问题较之燕国始封都城要复杂。尤其是西周时期蓟城的定位问题,由于文献资料少,考古发掘尚没有重大发现,所以至今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  目前通过考古大致证实的则是春秋战国以来的蓟城,这时的蓟城已经成为了燕国的都城。其方位一般认为是在今北京城区宣武门至和平门一线以南,即今北京城区西南部。也有的书上做了更具体的推测,认为燕都蓟城的南垣大致在宣武区白纸坊地图出版社、法源寺以北一线;北垣可能在西长安街以南一线;东垣当在和平门以东不远之南北一线;西垣则无从推测。因为自1956年以来,在这一区域中发现了200多座春秋、战国至汉代的古陶井。这些陶井分布在陶然亭、白云观、姚家井、白纸坊、南顺城街、和平门外海王村等处,最密集的地方是宣武门至和平门一带。陶井是用一节节陶质井圈套叠成圆筒状,在井底还发现汲水的水罐等生活用品。水井密集,表明此地居民很多,而居民大范围集中在当时应只有在城市中才会存在。

  从自然地理位置上看,蓟城正好处在古代永定河冲积扇脊背的一侧,这里地势平缓,土壤肥沃,西侧就是地下水溢出汇积而成的莲花池,自然环境比董家林古城更好。加之这里已是北京小平原的腹地,更便于控制南下、北上、东出的交通。因此,在春秋晚期特别是战国时期,蓟城已发展成为“天下名都”之一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所谓“燕亦勃、碣之间一都会”,是对燕都蓟城的地位与作用的恰当评价。
  据文献记载,战国时蓟城内有燕王宫、太子的东宫、国相的公府等宏大建筑。还有碣石宫,是燕昭王专为师事齐国贤士邹衍而筑的。城中人口繁盛。但到秦灭燕时,蓟城遭到破坏。公元前215年(秦始皇二十九年),秦始皇为防范六国旧民的反抗,下令“堕坏城郭,决通川防,夷去险阻”,蓟城当在被毁坏之列。但到秦汉之时,由于此地军事地位的重要,城池才又被修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