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、中央政府与地方势力的较量

  公元前202年(汉王五年),经过四年多的“楚汉战争”,刘邦打败项羽,建立西汉王朝。同年7月,燕王臧荼举兵叛汉,刘邦亲率大兵伐燕。9月,平定臧荼之乱,封亲信太尉卢绾为燕王,仍都蓟城。
  西汉初年,刘邦为了实现中央集权,遂逐步消灭异姓诸王。公元前195年(高祖十二年)2月,刘邦派兵攻蓟,卢绾败逃塞北,后降匈奴,被封为东胡卢王,一年后病死于匈奴。刘邦改封皇子刘建为燕王,是为燕灵王。
  刘邦死后,高祖后吕雉擅权。公元前181年刘建死,吕后杀其子,废燕国改置燕郡。次年改封她的侄子吕通为燕王。公元前179年.文帝即立,诛杀吕氏党羽,改立琅玡王刘泽为燕王,是为燕敬王。传至第三代刘定国时被废,改设燕郡。
  公元前117年(元狩六年),汉武帝封其子刘旦为燕王,都蓟城。刘旦做燕王三十八年,是统治燕地时间最长的地方长官。公元前87年(后元二年),武帝卒,昭帝继位。刘旦勾结盖长公主、左将军上官桀、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密谋叛乱,觊觎帝位。公元前80年(元凤元年)事情败露,上官桀、桑弘羊等在长安被杀,刘旦在蓟城闻知事败,自缢而死。死后被谥号为“剌王”,意思是说他做事违戾乖谬。其子刘建被免为庶人,再度废燕国改设广阳郡。公元前73年(本始元年),宣帝即位后,封刘建为广阳王,改广阳郡为广阳国,仍都蓟城。传到其曾孙刘嘉时,被王莽所废。广阳国改为广有郡。西汉一代(包括王莽和更始帝)231年中,蓟城四度为诸侯王国的都城达198年,四度为郡治首府仅有33年。名称或称燕国、燕郡,或称广阳郡,广阳国和广阳郡。
  西汉末年,各地的农民起义纷纷爆发,汉宗室刘秀企图借机“复高祖之业”。公元24年(更始二年),刘秀北上进入蓟城,但遇到以王郎为代表的地方割据势力的威胁,只好在大将铫期的保护下,连夜夺蓟城南门而出,逃到广阳县城。不久,刘秀到达信都(今冀县),重整军马,又得到上谷太守耿况、渔阳太守彭宠等人支援。随后刘秀率军破邯郸、杀王郎,占据河北,与更始政权分裂。公元25年,刘秀领导地主武装力量先后打败了河北的各部起义军,并追剿农民军直至渔阳,在潞县(今通州区一部分)以东及平谷(今平谷区)一带剿杀了大部分农民起义军。同年6月在鄗南千秋亭(今河北柏乡县北) 称帝,建立了东汉政权。
  东汉建立的第二年,蓟城地区就发生了彭宠叛乱。彭宠原为渔阳太守,因助刘秀打败王郎有功,居功自傲。东汉立国后,刘秀大封功臣,而独彭宠无所加爵,遂心怀怨怅,后又因与幽州刺史朱浮失和,疑虑刘秀对他有加害之意。遂于公元26年 (建武二年)2月举兵反叛,曾攻破蓟城,自为燕王。叛乱三年后才被平息,造成蓟城地区经济、社会的巨大破坏,后经郭伋、张堪治理才逐渐恢复起来。
  东汉后期,随着阶级矛盾的日益尖锐,公元184年(光和七年)爆发了黄巾大起义。起义后来虽然被残酷地镇压,但东汉政权也遭到极大削弱,全国处于四分五裂状态,军阀割据的局面已经形成。公元189年(中平六年),汉宗室刘虞出任幽州牧,驻节蓟城。一年后,由于发生董卓之乱,蓟城与名存实亡的东汉政权中断了固定的联系,陷入刘虞、公孙瓒、袁绍、曹操等的军阀战争之中。
  公元192年(初平三年),刘虞部将公孙瓒不服其节制,在蓟城另筑“小城”自据。翌年,刘虞率军十万攻公孙瓒,却被公孙瓒以数百精兵用火攻打败,刘虞败退居庸县被擒,后斩于蓟城。公孙瓒遂占据幽州,施行暴政,加之旱灾、蝗灾,使谷价昂贵,以至出现人相食的惨景。两年后,袁绍勾结乌桓、鲜卑贵族打败公孙瓒,公孙瓒退守易京城(河北雄县西北)。199年(建安四年)春,被袁绍攻破,公孙瓒自焚而死。袁绍占据幽、冀、青、并等州,成为北方一支强大的势力。但第二年官渡一战,被曹操击败,袁氏集团遭到重创。207年(建安十二年),曹操最终打败乌桓,消灭袁绍残余势力,统一了北方。
  魏晋十六国北朝时期,蓟城地区多数时间已不受中央政府控制,这里成为了北方封建割据势力的一个中心。这些割据者为了保住自己的地盘,通常是招募边塞少数族当兵或直接援引少数族军事力量作为助力。结果不但导致边塞各族大量进入内地,而且一旦双方失和,割据者往往被杀,蓟城则被游牧族占据,成了他们南下中原的军事前哨基地。这中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西晋末年的王浚割据。
  公元301年(惠帝永康二年),幽州刺史王浚乘“八王之乱”割据幽州。王浚在军事上主要依靠并州刺史刘琨、辽西鲜卑段氏和幽州乌丸(桓)三支力量,其中鲜卑、乌丸的骑兵是王浚作战的主力。公元312年(怀帝永嘉六年),王浚布告天下,伪称“受诏承制”,欲取代晋朝,政治上渐失人心。军事上,先与刘琨失和,失去并州的支持;随后在羯族石勒的离间下,与鲜卑、乌丸的联盟也瓦解。加之王浚统治手段非常残暴,对百姓异常暴虐盘剥,《晋书·石勒载记上》记载:他“刑政苛酷,赋役殷烦,贼害贤良,诛斥谏士。下不堪命,流叛略尽”。晋末,幽州地区连遭蝗涝之灾,王浚仍大兴土木,奢糜寻欢。1965年,在北京西郊八宝山以西一里处发现了王浚之妻华芳的墓葬。该墓虽早被盗掘,但仍出土一批精美的随葬品,包括骨尺、漆盘、料盘、银铃、铜熏炉等,从中可见王浚当年生活之一斑。公元314年(建兴二年)3月,石勒率兵袭破蓟城,擒杀王浚。石勒在蓟城停留二日,纵兵大肆焚掠宫室,屠杀百姓和兵士万余人,但因实力不够并未占据蓟城。蓟城落入鲜卑段部手中。319年,石勒建立后赵政权,蓟城遂归入其版图。
  以后蓟城又历经前燕、前秦、后燕和北朝的北魏、东魏、北齐、北周等朝代占据,直至隋及唐前期,统一的中央政权才又有力量恢复了对蓟城地区的控制。